2/3/11

辛卯

辛卯年第一天,雪晴。前几日的恶劣天气不提也罢,新雨靴和新伞派上了大用场。雪积成山丘、高原、沟壑、战壕;我们是渺小的人,蹒跚穿行其中。有同学说,晚上回家的时候翻越一座雪山,到顶才发现里面原来埋着辆汽车。


回来快两个星期了,还没往河那边去过。今天傍晚忽然起意,回家拿了相机,深一脚浅一脚走到桥头的时候,正赶上落日。

还能清楚地回忆起两年前的一个夜晚,是如何亢奋着徒步从冰面上走过去,踩着齐膝深的雪,惊起旁边憩息的大雁。当时的种种愚勇,现在回想起来,也已经可以付之一笑,不加苛责。

好像已经能够像放风筝一样,看着自己的念想在时空中穿梭往来;同时比任何时候都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就身在此时此地,不能离开,不能回去。雪底下是冰,冰底下是流水,流水底下是永无乡。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