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1

平芜尽处

最近连续去了Princeton和Brown大学。两处的校园在静穆秀美之外,都有一种自给自足的闲适感,不像harvard yard整天游客如云,穿梭其中,都不觉得这片地方是自己的。

去年秋天,风露渐冷的一天晚上,曾经专门去买了一小盒冰淇淋,然后爬上图书馆侧翼的高台一个人慢慢吃掉。眼前游客散尽的校园里,静悄悄并没有半点声息。

有点理解为什么普林斯顿毕业的菲茨杰拉德,要在成名作This Side of Paradise里,把拘谨笨拙的童年玩伴写成哈佛的了。那些林间月下、懒洋洋的少年心气,跟眼前这片土壤气场不合。

就比如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北大是我们的园子,但这里不是。每个角落都一览无余,过于公事公办了。很少看到学生在校园里玩飞盘、弹琴唱歌、甚至晒太阳发呆;一个忙碌的白天结束之后,不会想要再留连半个夜晚。也许这些事情都发生在本科生的house里,但那些小世界又不对外人开放,无端造出很多隔阂。

这里吸引人的地方,还是在那些institution内部。但图书馆开门的时间总是有限,自己又不够珍惜,每每光阴虚掷。

还有一周就回芝加哥了。今天又坐不住,乘火车跑到罗得岛的Providence去,天气和暖明媚。从火车站后面绕出来,看着日影的方向,找到近旁流淌的河水,就认得路了。到一个陌生地方,最大的乐趣便是发现实际地形与地图的偏差。例如地图上河东岸标明main street,便以为是惯常的商业区,谁知道当年的main street现在只是一条平常的小路,繁华热闹都在对岸。又比如地图上只说main street再往东一条街很近便是benefit street,没想到两条街之间其实有一个很陡的坡,仅仅一个街区之隔,便已经可以俯瞰来路。循路找到给Brown大学冠名的十八世纪富商John Brown的故宅,地图上也只说在某个街口,走到时才知道是坐落在山势最高处的一片庄园。在园中长椅上躺下。风懒懒地吹着就快要变绿的枝条,一片薄到透明的云悄然从屋顶上方掠过,后园中慢慢走出一只尾巴拖地的花猫来。

那一刻,满心都无烦恼。


标准式样的state house


Providence河两岸,左边是学校,右边是新的downtown


桥头小图,满有意思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