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11

四月单衣试酒

整个四月,能想得起来的时刻基本上都在下雨,偶尔晴天就像做梦。每天可用的时间短得惊人。一个周末去看此间,一个周末跑去纽约,再一个周末hb来,头一天晚上订好旅馆跑去Concord,然后就现在了。

最近喜欢睡前翻《片玉集》,捕捉其中像电影镜头的句子。比如这句:

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風快,半篙波暖,回頭迢遞便數驛。望人在天北。(蘭陵王)

又比如这句:

不記歸時早暮,上馬誰扶?醒眠朱閣。驚飆動幕。扶殘醉,繞紅藥。(瑞鶴仙)

甚至就只是:

東園岑寂。漸蒙籠暗碧。

一个场景与另一个之间,并不必细细交待缘由。有时候自己下意识地想要东奔西走,也不排除是仅仅为了可以切换一下镜头。

眼前仍然是将展未展的枝头新绿,然而不到两周之后,竟然又要收拾干净房间离开。再两周之后,会从洛杉矶深夜起飞,在清晨的台北降落。并且开始能想见如何在暑气氤氲的北京夏夜,到姥姥家楼下的小卖部买冰棍吃。

南国的空气,呼吸起来到底是怎样的温度,已经完全不会想象了。

上周六夜里,在Concord镇上建于十八世纪初的小旅店里失眠,索性起来把文章改完,发给老师。房间床头挂着一幅亚洲舶来的刺绣墨菊,墙纸却是富丽的玫瑰图样。再次躺下,刚刚要睡着的当口,隐约听到窗外鸟鸣声。

再升起来的是复活节的艳阳。

而北桥、爱默森爷爷建起来的老宅和流过树丛的清澈溪水,就都映在两个小动物的沉默凝视里了。


这一次他们留下陪我,望着你。

2 comments:

bsdz said...

夏天又要回国啦?羡慕嫉妒恨。。。

eyesopen said...

喵,是要回去干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