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1

初夏,台灣 2

那天晚上在台北車站東門,機場巴士下車處等hb來。兩邊都沒有手機、沒有網絡,只說好了不見不散地在那裡等。昏暗的路燈下溽熱非常,只有旁邊的通風口呼啦啦地把車站裡略涼而熟透的空氣吹出來。事後想想,完全沒有計劃萬一等不到怎麼辦。但他確實出現在下一班車到達後──遊戲又打通一關。

兩個人結伴同行,便多少要考慮對方的興趣和時間安排。後面幾天裡白天他開會,我便四處遊逛或宅在旅館倒時差,晚上再商量去處。於是我便先於他去了台北故宮(陽明山麓一簾煙雨,蔣公造像面對著圖書館拄杖微笑,好像並沒有甚麼心事),他也自己晨跑跑遍了圓山(中間迷了路繞了很遠,回旅店發現我還沒起)。抽空見了好幾位台大和中研院的師友同學,被hb說是比他正經來開會的還忙。某日傍晚,和C兄從南港驅車入城、接上hb,直上陽明山道,繞到中國文化大學校園的後山去看台北夜景。晚風吹得衣衫獵獵作響,黝黑的山體,離滿地繁星般的城市那樣近。後來才知道三毛在此唸過書,也曾任教數年,在從沙漠歸來、愛人夭逝之後。

傍晚經常有一場不大不小的雨落地,晚間便涼爽濕潤,好像可以不停步地穿過大街小巷走下去。結婚週年的夜晚在士林夜市平靜度過,捧著一包鹵味、一根玉米很滿足地回來。另一日晚間,Y兩人帶我們去了一家晉江街小巷裡的客家館子,種種新奇的菜色如苦瓜炒鹹蛋、茶油拌面、梹榔花、橙子醬白切雞,每一道都聞所未聞且一嘗傾心,另有一種叫做“過貓”的綠色蕨類涼拌極鮮美。之後一邊贊歎,一邊沿著和平路拐進師大校園,鑽出貼滿社團活動海報的行人步道,便到了傳說中的師大夜市。可憐我們兩個空有眼饞,胃卻已經被客家美食填滿,只好留待下次了。

也有時候走很長的路去找尋一家豆花店,卻發現週日上午都不開張;或者深夜造訪紫藤廬茶舍,明知道時間太晚來不及坐下好好喝茶。歌裡面西門町的天橋已經不復存在。牯嶺街竟然就在某次歇腳的青年旅社後面。國父紀念堂的屋簷下都是中學生在排演街舞。凱達格蘭道上週日一早在舉辦Nike贊助的女子慢跑比賽,很多姑娘就在街對面的北一女中進進出出。有或沒有預設,總之一切都不會以完全符合想像的方式出現;但過後便覺得本該如此。

忠孝東路走九遍,原來是不用多思量便可以做到的事。


台北故宮


總統府門口


附近步道上還真有一隻“台灣土狗”⋯⋯

1 comment:

光頭 said...

忠孝东路走九遍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