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11

寻向所志

北京六月的夏夜,是混沌中一点神明不灭,总有那么一点清凉的精神在。即便是往年在大学位于顶楼的宿舍,凌晨被热醒,推开窗子走出门也就好了。比及街市渐渐喧嚷起来,日头也就高照,午后时分如果恰好在外面等车,便会感到自己的身体发肤离周围事物渐行渐远,向内收缩,几乎归于热寂,要到太阳落山后好久才能慢慢松弛舒展开来。

而南方的热是弥散的,看不出白天黑夜分明的界限,要热便一齐热了。在沪勾留一周,并没有赶上十足的热天,倒是颇下了几场痛快的大雨。在金茂大厦等候朋友婚宴开席的时候,便躲在一楼角落,买两杯咖啡坐看,不一会儿街对面的高楼全部隐入雨雾中。在上海家里洗完算是晾干了的衣物,拿回北京来一摸,竟分明还有潮气在,打开包裹,便瞬息消散无踪。

在苏州匆匆两日,碰到开出租车的女司机都是肤白声娇的美人。国营面馆里的服务员也是明眸皓齿的小姑娘,听说要找地方洗手,便回身往厨房里端出一盆水来。在旧城的大街小巷里晃荡,没有凭吊古吴繁华旧迹的机会,倒像是回到了二十年前的小时候。街上没那么多车,大兴土木的施工全在城外。玄妙观前的大殿早早关门,小孩子却能从栏杆下面钻进去,在殿前成群玩耍,大人便负手欣然在外面等。从原先阊门所在的位置,沿山塘街一直走到虎丘,过山门而不入,心里却一直惦记着前一天傍晚在拙政园,转过一片回廊赫然看到夕阳下云岩寺塔的庞大剪影。

下次再去,记得要买采芝斋的玫瑰粽子糖。

hb上星期回芝加哥了,日子便过得异常缓慢。与这缓慢流逝的时间相对比,每天能够完成的工作更是少得可怜。

可是回来之前分明有满满的斗志要做各种事情的。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

4 comments:

said...

我在回来的路上在日记本上涂了几段,不如兔子的散文精练〜不过也大致记了相同的事情,需要更正的是:在金茂楼下我们点的是一杯咖啡一杯茶!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姑苏古城实在是一个很适合居住的城市(特别是对小猫小狗和小孩,你漏写猫狗了!还有奶酪)。现在已经开始馋枣泥麻饼了。

eyesopen said...

哈哈,赞补充~

Anonymous said...

馋一下黄天源糕团...

bsdz said...

没错,想起以前去杭州、南京,发现开公交车的司机都长得像想象中的周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