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2/11

时光峡谷

回到海德园已经四天。说来也巧,此前芝加哥绵延的高温竟也逐渐退去,早晚的风里也有了凉意。每天坐在新落成的图书馆阅览室里,阳光透过玻璃屋顶照在浅色的木地板上,仰头便可以看见一朵一朵的云彩在天空生成、膨胀、聚合、飘散。傍晚回家做饭,吃完,看着南边的天色一点点暗下去。好久没有过这么平静的日子了。

在这边,每天新闻报道横生的乱象,与校园生活偏居一隅的安稳,总觉得像两个平行世界里发生的事。吊诡的是,同样在国内,电视里那些粉饰太平的颂歌,与现实生活中随处可见的隐忧,又似乎也是同样的不相干。

于是便知道自己将来的去向,是没办法凭现在的见闻去决定的。世事变化无常不说,实在是虚假的东西太多了,还不如少跟着大惊小怪、担惊受怕的。

三年前那样满溢的表达欲望,“嘤其鸣也,求其友声”,现在似乎已经淡了很多。因此这个博客里写的东西,也渐渐从那些半为私人学术笔记又指望人看到的杂糅文章,变成不预先假设读者的自说自话。只是一些自己走过看到的东西,并不属于我,我把它记下来,谁都可以看。

就像演奏音乐的人,不见得始终想着如何抒发自我或代替作曲家抒发自我一样。很多时候觉得音乐有自己的生命,只是通过我显现它自己。可能做研究也多少有一点这个意思。

还有不到两个星期就要回学校开始助教了。最近每一天的时光,都像一道窄窄的急流穿过峡谷,连接彼此隔绝的两个时空。往者便一直在那里,而来者无论如何不会相同。这样也就很好。

暑假某次去上海的飞机上,想锻炼一下自己的记忆力,就试着背起《橘颂》来。“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深固难徙,⋯⋯”背到这里忽然就非常感动,几乎哽咽。

深固难徙,更一志兮。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

总有些东西是值得为之坚持下去的。以前心思太活络的时候,反而不会懂。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偶然读到旧作中提到Eva Fampas演奏乃父根据古希腊歌谣改编而作的战歌,很感兴趣,一时未能确定是哪一首。冒昧在这里问一下,以便寻找:)

x

eyesopen said...

想了半天才在五年前的记录里找到.当时听的是哪一首已经想不起来了.不过从Dimitri Fampas的作品目录应该能找到线索吧, 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