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7/11

结庐

所有人都在谈论正在沿东海岸北上的飓风Irene。今天下午在刚刚开始落雨的时候去附近的Simon's买咖啡。它是一家很小的咖啡馆,面向马路,并不起眼,前两天听若干个朋友称赞如何如何好,盘算着无论如何要赶去尝一尝。

冒着雨找到它的时候才发现三年前曾经来过一次,那是一个晴朗明艳的周五,我坐在廊檐下面,对着一大杯Chai Latte奇怪为什么奶茶会有奇特的香料味道。如今店内布置依旧,沿着墙的座位全坐满了人,只好拿了咖啡又返身往家走。果然刚到家不久外面雨声渐急,天色也晦暗下来,看样子在明天飓风过境之前是没办法再出门了。

搬到学校北面的新家已经五天。一幢略显陈旧的老房子,租下了整个顶楼一个人住,于是非常宽敞。厨房有朝东的窗户,可以迎着阳光做早饭;厅里朝西的窗下正好适合泡一壶茶看书。房东太太和其他房客住在楼下,以及友好的大狗一只、神出鬼没的黑背白爪猫一只。大狗的名字叫作Flash,跟他懒洋洋的动作颇不相称。

Flash喜欢在狭窄的楼梯间晒太阳睡午觉,于是我上下楼时便需要道声叨扰,从他背上跨过去。猫的身世据说很坎坷,是房东太太的儿子某年在新泽西高速公路边上捡回来的孤儿,性情便不亲近人,只让我在暮色中的后院遥遥望见一次。但捕猎却是好手。搬进来第二天在厨房看到一个捕鼠笼,房东太太说那是因为三个月前发现老鼠一只,打算用笼活捉,再开车带到查尔斯河对面放掉,不料不出几天老鼠就丧命在猫爪下。由此可见房东太太是何等坚定地不愿意杀生。

于是又想起来老杨曾经提到过类似的事,说是在未名湖北边收养了一只流浪狗,结果该狗性情顽劣,带坏了本来温良的看家狗旺旺。后来就有同学将坏狗收入背包中,骑车带到隔壁清华园里,放生了⋯⋯

也许在明天风雨过后,这个漫长的夏天就真的要结束了吧。

5 comments:

said...

你记不记得我们在可能是Porter's Sqr进过一家街头的咖啡店,里面有年度Latte上的图案的评比照片?我原来以为你说的是那家,后来google map上看了一下不是。

另外可怜一下清华园。。今天有一个清华的同学在我们家借宿,也是02级的。两人交流一下,发现北大的没去过荷塘,清华的没到过未名湖。想想只是一街之隔,居然四年都没好好地转过

eyesopen said...

嘿嘿,下次回国专门参观一下= =

Wen said...

你回波士顿了啊,这回会待多久?找个时间出来聚一聚吧^_^

eyesopen said...

好啊,hb下个周末过来,我们来拜访~

bsdz said...

Miaomiao~ 你回去了哇
还想着8月份你会不会来找我玩呢,8月份这就过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