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8/11

日照纱窗午梦长


匆匆过去的九月前半,可以用气象事件来分期概括。前飓风时代听上去已经无比久远。飓风过后是霪雨时代,被飓风吹坏的屋顶在雨下到第四天的时候终于开始渗水。雨停之后我们上岸,环顾四周的美丽新世界,还没来得及喘息,天气就已经凉到日落后要披上毛衣了。

很久没有如此之忙:教两门课,自己还要修两门语言课。尝试着留出两个完整的下午做自己的事情都不简单。好在第一次讨论课有个还算顺利的开端,运气又好,分到两个明亮的教室,十几个学生可以围坐在一张大桌子周围。另外还辅导一个大四学生的毕业论文,帮她出主意划分章节、安排时间。想当年我们哪里有人如此加意呵护,谁不是自己跌跌撞撞过来的啊。

工作了四天,感觉像七天一样长。因此昨天上午给自己放假,睡到自然醒,出门去买咖啡,发现有一家人在门口卖掉多余的厨具,找到一套还不错的高脚酒杯和小巧的竹蒸屉。路上又看到广告说中午Davis Square有花市,兴冲冲骑上车过去,阳光灿烂的街角一群快乐的大叔大婶们已经摆开了各色盆栽,挑了一小盆吊兰,以及一个瓷质花盆,一共只要三块钱。临走时转了旁边的二手服装店,挑到三件衣服一双鞋,最后一算账才十五块钱。伟大的以物易物的自然经济!

今天仍旧是高爽的秋日晴空,能感到空气变得干燥,日影变得透明。下午出门去超市,路过一幢幢人家都悄无声息,唯有院落里的葡萄架、蕃茄藤、丝瓜蔓结实累累,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行道树多有长到两人合抱一样粗壮,也不知有几十岁了,根系绵延都能把周围的步道砖块顶开。大概等我们都不在这里很久很久之后,又不知再来多少场飓风、多少天霪雨,这些树还会继续生长,小镇会变回一片森林⋯⋯

片段的记忆连缀在一起,就如同一个长长的午梦。巴赫第四首英国组曲的萨拉班德,那明澈深远的质地最贴切不过。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我累的时候总喜欢来这里听这首曲子。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