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4/11

荞麦面,蒿子杆

邻居家的矮墙拐角处,有一尊小小的佛像,安闲地坐在那里。因此每天路过总不免要望上一眼。


这个九月雨水格外多。最近更是异常地回暖起来,前几天拿出来的厚被子和厚外套遂又被搁置。

上周和老师们见面,这回真的是要动笔写毕业论文了。过去的大半年实际上仍然在继续充实和修改开题报告的内容,兜兜转转发现原来的想法其实仍然可以沿用,但对于自己可以到达的边界好像能看得更清楚些。

可究竟要从何说起好呢?

今天上午走去Union Square的韩国超市,发现有卖一种类似蒿子杆的菜,日文叫shingiku(新菊?),朝鲜语叫sukat。回家来清炒了吃,撒上一把芝麻,配日式荞麦面,倒是颇为清爽。


最近折腾着往外跑的心性不如以前,经常周末连学校都不去,只在最近的咖啡馆坐下来看半天书完事。也没有新鲜见闻可记。

秋分已过,夜晚逐渐拉长,梦也变得复杂。总有一些极为安静的时刻,让人觉得生命漫无际涯,难以忍耐;但同时又知道,若不经常印证和温习自己与其他人事之间的联结,一不留神便岁月已晚。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