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0/11

十月

星期五是我的教课日,头天晚上准会梦到上课的情形。要带两门不同课程的讨论班,中间一个小时休息,之后还要跟辅导的大四学生见面讨论进展。

我辅导的尼日利亚裔黑人小姑娘上周没有出现。后来发信说回家处理一些事情。今天告诉我原来父亲去世,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要和哥哥姐姐一起出庭办理遗产事宜。另外她家在休斯顿的房贷无力偿还,看来两年之内要把房子变卖掉。目前姐姐留在休斯顿处理家事,哥哥在Baltimore上班,她一个人住在学校,不声不响地就把这些事情都担下来。在修课、写论文(做相当严肃的研究,关于二十世纪阿拉巴马黑人社区里的接生妇)、准备明年二月的医学院入学考试之外,还是学校某非裔合唱团的骨干成员,每周排练两次⋯⋯

每每已经觉得自己要忙到崩溃的时候,都会发现我的学生其实要更辛苦。德语课上最近在练习表达时间,我说每天睡眠八小时(Ich schlafe jeden Tag acht Stunden),居然是班上睡得最久的人之一。

今天傍晚,结束掉教课事宜,从办公室直接出门下地铁去赶飞机。到达芝加哥的时候,西边尚有晚霞余晖,弯弯的月亮端正地悬在半空。到家已是晚上九点,吃到热腾腾的上海腊肠菜饭和紫米粥。窗外落了几点雨,秋风泠泠然;明天醒来,便是十月。

3 comments:

bsdz said...

兔子十月好~ 今天突然发现街上的树都黄了红了,秋天来啦:)

我下周在冷泉港开会,可算和你都在大西洋海岸线上,不过还是见不着。。。

eyesopen said...

赞冷泉港~希望在你毕业前再去Madison一次!

bsdz said...

那要赶紧了,我估计明年一二月份就去加州了。。。话说不那么冷还有风景看的也就10月份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