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1/11

Excursion II

十月不聲不響就過去了大半,而秋天幾乎剛剛開始。直到這個星期,早上出門才覺得手冷。往年校園裡最先紅透的幾棵樹,今年都寂寂無聞。幾場風雨一過,倒先打落了好些。

月初到新港參加朋友的婚禮,天氣竟然暖渥如同夏日;太陽很晚才落,海上漫天紅霞,都是喜慶的兆頭。美麗的新娘在眾人注目下對新郎說,沒有想到會和自己最好的朋友結婚。我此前也依稀聽她說過這個意思,直到此時,在人群中看兩個人兒翩翩起舞,才明白那句話的份量。

Senor說他仍然很難設想自己的婚禮,很難接受那些盛筵、美酒、賓客、笙歌,都是為了贊美和祝福自己和另一個人的情愛而設。情愛本來是兩人之間的事,忽而通過一場儀式,供人觀看歎賞,具備了外向的一面,婚約由此締成。對於個人而言,究竟要如何以新的身分繼續生活,還需要在此後的漫長歲月里慢慢見分曉。

我和hb就仍然分隔兩地生活著。上週末他來看我,住了四天,其間一起去看了一場戲(Candide),買了兩次菜,燉了一鍋梅乾菜燒肉,烤了胡蘿蔔蛋糕,香味引來一隻小老鼠(第二天被引進籠子里捉住,然後移交給房東太太放生了)。然後就還是要離開,離開之後大雨滂沱,學校樓梯間失火,一切都不在人掌控。

這實在是很難。

一個星期前,哈佛慶祝建校375週年。那天晚上預定徹夜狂歡,但天氣實在糟糕,大雨時作時止。我和L走去校園想看熱鬧,擠在人群中間動彈不得,地上是幾寸深的泥水,雨一落下,左鄰右舍的雨傘馬上撐起來,連在一起都能遮蔽天空。鼓樂喧嘩聲中我對他喊:

“真難想像啊,明朝結束之前這個地方就存在了!”

當然,現在這里已經很難找到將近四個世紀之前的蹤影。即使本科生食堂特別奉上依照十八世紀食譜製成的晚餐,也不過是齒頰間匆匆嘗過的滋味而已,大家更為期盼的,還是眼前可供上千人享用的巨大H型蛋糕啊。

一個名字、一段故事可以流傳多久遠,並不是一個人短暫一生中可以期盼或者改變的事。但那些說甚麼也不願忘卻的,你便好好記著它、護念它就是了。

2 comments:

said...

两则:兔子炖的梅菜烧肉把我对小时候家里吃饭时那种味道的印象全都勾起来了,非常非常好吃!
另外今天听说Rojo小朋友(就是被胡萝卜蛋糕吸引来抓住又放生的小老鼠)似乎又回来了,还自己把自己装到了一个玻璃瓶里,我觉得这是在求包养。。。难道还得经常给它做蛋糕。。

eyesopen said...

房东认为不是上一只,这次的这只更cute,大耳朵大眼睛。下星期把猫借上楼转一圈,留下气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