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11

Das Leben der Anderen

上周四发生了很多事。

首先是八点钟爬起来去上两个小时的德文。之后发现Harvard yard被抗议人士部分占领了,去上课进出都要排长队出示证件。下午两点a带我去看Sanders Theater里她上课的秘密教室,向下望可以看见灯火通明的本科生食堂。两个疲劳的人分了一块巧克力brownie吃。

三点钟。满语课上,把《俗话( Muwa gisun )》的手稿读完了,大家一起去Queen's head酒吧庆祝。不敢喝酒,只喝了一杯水,因为后面还要教课。

之后去买cookie给晚上七点还要来补课的学生们吃,又在上课前火速准备了一张handout,因为预料到他们大概没有读完布置的作业,需要手把手地带着讨论。一个排球队的姑娘在下午训练三个小时之后,冒着雨顶着黑天从河对岸跑过来上课,看到cookie格外高兴。身形颀长如小鹿,性情如浑金璞玉一样可爱的姑娘。

与此同时,窗外一直在下或疏或密的雨,落叶一地斑斓。

同一天,那边厢hb在密歇根做完实验,带着样品跟朋友同事告辞出发,往芝加哥走,在密歇根湖东岸遇见暴烈的风雨冰雹,能见度不到前方十米。等晚上我从电话里听说这事,只有后怕的份儿。

回家后还没完,还要给学生上周的作业写完评语,才终于睡下。

第二天是假期,邻里鸦雀无声。一早束装出门,出逃到纽约去。


3 comments:

Angela said...

冰雹的时候我和苏尚正在赶往医院的路上。这里也发生好多事,将来见面讲给你听:)
我下周二奔new orleans开会。

eyesopen said...

hugs. 我十二月二十一号回芝加哥,希望年前能见到。new orleans是我一直想去的!祝一行顺利:)

Angela said...

我也是那天会ch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