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2

Lost and Remembered

昨天在折腾修复手机铃声的时候,不小心把上面拍的照片都删掉了。于是就忽然想尽量回忆一下曾经在何时何地拍下过什么。

一。应该是2010年底,和Angela在downtown见面之后,一个人往车站走。走过百货公司Bloomingdale的门面,暮色里天色黯蓝,映衬着灼灼的霓虹灯,雪花成片飘坠。

一。同年感恩节,hb拿了一个小南瓜回家。于是popo爬到南瓜上去,dudu在下面怎么说都不下来。

一。同一个冬天,芝加哥大学Regenstein图书馆东墙外,雪霁之夜。通往原来格格家的路旁有棵大树,黝黑枝杈间捧出一轮明月,树下有夜归人影匆匆走过。

一。去年一月,有人在校园里做冰雕,经过时拍下他们的工作场景。

一。2011年五月初,波士顿才褪尽寒意。在Cambridge Street通往Darwin's咖啡馆的路旁,沙砾中开出第一捧金灿灿的蒲公英花。

一。秋天某个周末,去Somerville逛Harvard Book Store的年度书市,经过家附近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的庭园,天气极好,地上铺着厚厚一层金色落叶。电话里hb劝我不看的书少买,拍照时还在赌气。

一。同年11月上旬,老兵节在纽约,通往长岛的火车上拍车尾暮色,不远处的曼哈顿楼群。

一。去年年底,空荡荡的芝加哥校园,也是傍晚,下的是雨非雪,两盏橙色的灯在地上映出长长的影子。

一。不分时间地点,小狮子安详的睡相。

一。这次离开波士顿之前,在燕京图书馆走道里翻拍下那张燕园1930年代的旧照片。从水塔上俯瞰湖区,季节也是冬天,枯树之巅掩映着南北阁、俄文楼、办公楼积雪的屋顶,花神庙红墙寂寥。

现在也就只能想起这么多了。用言辞来提示那些必然湮没的记忆,无力也罢,就明知不可而为之。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注意现在不要再拍照!避免overwrite, rewrite, etc..
然后,,,我想可能,几乎,一定是有办法恢复的。

x

Anonymous said...

google mobile phone picture recovery, or sth like that...anyway, give it to hb

x

Anonymous said...

http://www.cardrecovery.com/photo-recovery/recover_photos_from_phone.asp

不知是不是真能抓回来?

eyesopen said...

to x: 谢谢你帮忙想办法!看来是找不回来了,不过没关系啦:)

Anonymous said...

你也该同时感谢3楼的Anonymous (not x)
我之所以喜欢签个名,就是为了在保持Anonymous的同时具有可识别性,以便若有若无的交流仍有连续性。换句话说,你是一个吸引我连续关注的人。

我觉得你是个念旧的人,所以想着帮你找回来。其实,人生的意义:1、在于不断出新;2、在于记忆。

而这两者其实都不很需要那些“丢失”的照片。

必定还有千倍万倍多的“照片”你都未能有机会用物理方法照下来。这一点点只是沧海一粟啦。

x

eyesopen said...

啊,谢谢两个不同的anonymous:)
你说得很对。过去的就过去了吧!

Anonymous said...

翻了一遍你的豆瓣书单,决定要读一下《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

另外你想读《故道白云》啊?我非常喜欢的,一行禅师把佛陀还原成了真实的人来讲述。我读此书后一直号称对佛祖有了感情:)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