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12

Leap Day

昨天夜里很晚才睡着,想莫非是因为四年一度的Leap Day。二月二十九日。记得中学同年级一个女生是这一天生日,没来由地记得。上午便久久睡不醒,醒来之后落枕,脖子酸痛。出门迎面大风,晴而暖,下午突然转冷,阴云密布,竟像是要下雪的样子。

就像本来不应该存在的一天,一切事情都有点异常。

四年前我在做什么呢?我在读《国史大纲》。再仔细想想又不对。那时刚刚收到H校offer,以及一封悬想多年的表白信。双管齐下,方寸顿乱,强作镇定地兀自读书,同时关于未来的幻想海涌山积。

然而何曾能预想到四年后,我竟然又回到芝加哥度过这天,离当时住处只有几个街区。往往在天气好的时候出门,都会错觉在那幢公寓其实还住着另一个我。

大家都在写想问四年后的自己什么问题。我惦记的却是那个四年前还不到二十四岁的小姑娘。我想问她:

你现在过得还好吗?
还是那么表面安静、内心缺乏安全感吗?
还是那么讨厌和人吵架吗?
你还会记得问候那些不得意时安慰过你的人吗?
你跑去另一个城市,遇到你想要遇到的人和事了吗?
你是否还想做一名学者,像你当时经常想到激动得睡不着那样?
你还如此执着于文字和表达吗?
对你来说,世界变大还是变小了?你有觉得自己能更好地理解它吗?
生与死的问题,你还会去回避吗?

最后,猜猜再过四年,我们会在哪里重逢?

历日运转的恒常,给无常的生活一个看似着实的盼头。

若你如期而来,我自不会失约。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