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12

天涯花信

不是这次三月底回国,也不会意识到已有六年未见北京的春天。

刚下飞机看到的是漫天阴霾,之后倒是一天比一天明媚温和起来。掐头去尾三周的时间,从棉袄褪到薄风衣,满城杨柳已青青,花儿也从玉兰、山桃看到了丁香绽放。在一个能把人吹个趔趄的大风天爬到景山顶上望四方,下来之后坚持要给照一张故宫角楼。临走前一天去北大买书,提着一包书一包答应给人带的锅巴,走到热得冒汗,忽然好像看到了春末夏初,紫藤满架槐米满地夜凉如水的好时光。

弱柳青槐拂地垂,佳气红尘暗天起。去国之后,再好的春光,也毕竟不是同一番景象。


在沪上的匆匆几天,也是柳色青青,花期比北方要早,梧桐却还没展叶。跟着婆家人去郊外扫墓。第一次见折好的锡箔元宝,那么多一摞整齐地码在口袋里,要一个一个捏鼓,装到红纸包里郑重烧掉。供奉的糕团和水果,礼毕后就带回家,但烧剩下的锡箔灰,据说公墓是会回收再还原成锡箔来卖的。一排排墓碑紧密相邻如人世间的里弄,碑上逝者的姓名用墨字、生者用朱字写,另有一种颇常见的做法是把逝者生者的姓氏一律用红字,只用墨字写逝者的名。想来是表示瓜瓞绵绵,只要子孙血脉在,姓氏都是不死的。


召稼楼,浦东郊外一个古镇,吃东西和买东西的所在


午前,卢湾区复兴中路

回忆总是通过身临其境来唤起。此境照亮彼时彼身。那些已经逝去的人和事鲜妍依旧,反过来慰藉自己正在经历的、满是尘土和焦灼的当下。

似乎已经不再可以不问前程,就一门心思读书。从周围人的身上,也看到将来自己的诸多可能性。到过的地方又多了两三个,有倾盖如故的结交,将来都想要涌泉相报,也更想要一直这样走下去。

9 comments:

MUJUN said...

锅巴。。。

eyesopen said...

7包太阳锅巴T_T

Anonymous said...

召嫁楼真好看。

格格

eyesopen said...

嗯,这条巷子没有店铺,所以清静。。烟雨江南三月天啊 : )

Anonymous said...

北京啊,北京! 最后一次去是89(或90)年. 不知何时能重访?!

Anonymous said...

复兴中路? 曾在那工作过,岳母家以前也在那(黄陂路).太多回忆...

Xu Chen said...

我也超喜欢故宫角楼那个角度!第二张像吴冠中的画:)还有还有,绿豆糕好吃shi了,还有那个毛尖,极品啊~还有还有还有,你又烫成卷毛兔回来啦?

。。。我好像很意识流。。。。。。

Xu Chen said...

对了刚才还想说,在我老家那边,墓碑上还健在的人的名字是绿漆写的,故后下葬才给漆成红色。

eyesopen said...

@匿名:这么多年没有回去,也就不急在一时了,祝您一切安好,回忆总是不离左右的。

@飞:有好吃的同享嘛,熊也会很高兴滴。我没有卷,我剪短毛了,hiahiah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