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12

永夜

blogger换了新的用户界面,算来这个博客也写了有五年了。从枕湖而居换到弓箭街,中间辗转腾挪,两地奔波也不知道有多少次,终于还是没有再换。

好像每次打破安定的生活节奏,要再奔向一段未知前程的时候,才会想起来写几句。这次在芝加哥,一住就是三个月,已经习惯了生活每出现一个空隙就转向另一个人来填补的状态。挨挨挤挤的生活,自己造出许多烦恼,再坐看它们消融。知道了自己可以如何地对人好,又可以如何在同样的一些事上顽固地自私和闹别扭。这些都不令人惊奇,若责己过严,与他人的共同生活也无法继续。

我们花了多少力气,从纷繁的感受中辨认自己的本心。又用了多少工夫,才慢慢地明白有时向外即是向内。独处和内省不是出路,全心意的依附也不是。与其踟蹰道中,不如只顾低头走去。

北国四月中,绿荫下丁香满径,天气却仍未回暖,在外面喝杯茶的工夫便觉瑟缩。在这样的一个夜晚,盖上被睡热,掀开又嫌凉,竟然久久不能入眠。

此夜过去,再一夜之后,便回东岸。

5 comments:

onegrid said...

格外喜欢这一篇啊。

“我们花了多少力气,从纷繁的感受中辨认自己的本心。又用了多少工夫,才慢慢地明白有时向外即是向内。独处和内省不是出路,全心意的依附也不是。与其踟蹰道中,不如只顾低头走去。”

真是这样。

eyesopen said...

我想到的是,“独处不能解决的问题,谈心亦不能解决。” : D

Angela said...

赞两个楼上 :P

Lbert said...

“我们花了多少力气,从纷繁的感受中辨认自己的本心。又用了多少工夫,才慢慢地明白有时向外即是向内。独处和内省不是出路,全心意的依附也不是。与其踟蹰道中,不如只顾低头走去。”

感谢博主,最近不顺中,从这里取得了许多力量

eyesopen said...

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祝你早日转过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