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12

Eternity and a day

1. 在波士顿三周时间。把周围生活铺展开到最小的限度,办完各种繁杂的手续,再悉数收回箱里,抽身离开。希望下次再回来,终于能安定过日子。

2. 又赶上五月毕业季。在街上走走就会碰到熟人,见到就抓住去吃饭,聊很长的天聊到默然。从未有这样隐隐地害怕别后暌违一生。

3. 四年就是这样匆匆过眼。陈旧情绪泛滥,精神亢奋,半夜睡不着。波士顿就是这么一个折腾人的地方,跟人抱怨过也罢,自己早已不知不觉染上此地特有的挑剔和急脾气。

4. 回芝加哥也将近一个星期了。试着遵行一种新的生活秩序:把笔记本电脑锁在学校图书馆的柜子里,每天空手到学校,工作到一段落之后再空手回家,晚上就不怎么看屏幕。

5. 以后看材料做笔记的时候,要注意把线装书卷数、叶数,以及重印版册数、页码分别记好。用数据库尤应注意底本的版本,以及所说的页数到底是原印还是再版。最后能省掉多少时间。

6. 海德园已经绿阴冉冉,庭院里有碗口大的牡丹花盛开。风大,尘土也较大,于是想着最好每天扫地。生活单纯到一点不担心送走今日,因为还有一个多半相似的来日。

7. 前天结婚纪念日,找几个人,去了一家本地新开的餐馆。伴着吵死人的乐队音量,也多半放弃听清饭桌上谈话的努力,只顾微笑着吃完。无论在多么困顿的时刻,说起“二十年后”的事情,也能够淡定回应的,大概才是长久的伴侣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