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12

长为远行客_2


3.

在莱比锡的住处就位于火车站后。背着包敲开旅店大门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已经很久没有住过青年旅社了。

四人间的宿舍,已经安顿下两个同行的德国小姑娘,两个人都是苹果脸颊、金发,说起话来还颇腼腆。看上去像是暑假出来旅游的高中生,都带了自己惯用的被单,也是为了省钱。晚上关灯之后,还能听见她们在上下铺之间递东西、悄声笑,然后沉沉睡去。

那夜远方的天空有雷声,随后便是密密的雨。好像回到混沌未开的记忆深处,初次独自和朋友出门旅行。陡增的亲密感让人不知所措,只顾着说笑,总有一个人先累了睡着。

到德累斯顿的时候,已经不那么局促。奇特的是同屋住客有一位澳大利亚老先生,已经九十五岁高龄,还背包住青年旅店,说他这次又是应朋友邀请来品尝当地今年的新酒。后来又在汉堡碰见刚刚周游了大半个欧亚大陆的香港小哥,以及淡色瞳孔淡色头发像从伯格曼电影里走出来的北欧美人。但无论当时聊得多开心,离开时都没有抱着留下联系方式的念头。

小时候最喜欢想像和玩味的,便是各式各样的相遇。哪怕是像这样抒情一下:
“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现在已经不期待在任何情形下遇到的人,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改变自己的人生。就连那光亮本身,其意义也不在于将来记得或忘却;它只照耀在那已经过去的时刻,不延续,亦不消灭。


Tucker在莱比锡青年旅社;注意宽大的德国枕头

4 comments:

said...

非常喜欢这张照片!

Angela said...

专门过来想留言说,好棒的颜色!!

eyesopen said...

这次住的几个hostel都很不错:)

Xu Chen said...

青年旅舍是很有感觉!我在慕尼黑住过一宿,当时特别鲁莽的连预订都没有,下了火车直接杀到附近的旅店里,人家说,正好还有最后一张床,你很luc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