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7/12

无处告别

在芝加哥的最后一夜,和往常记忆中的无数个都不大相同。夏季的芝加哥很少有这样绵长的雨天,从午前到入夜,看来要持续到明天。想着装满一车的家当和即将开始的三天行程,怎么也睡不着了。于是想起去年秋冬在波士顿若干个无眠雨夜,一声声愈催愈急,唤起当下内心所有的不安全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种伴着雨声酣稳入睡的清福,已经很久没有消受过了。

这或许也是六年间的一种印记。烦恼逐渐从这世界与“我”之间的对决,变成一部分“我”与一部分世界联合起来,向另一部分“我”与另一部分世界不断诘问:未来要如何继续共存下去?

所以这一刻,无妨就只记取眼前窗外的夜。有云的天空是微红的,还在落几点雨。东面的大湖是黯沉的,湖岸向南延伸出去,不远处曾经看到过钢铁厂的炉光。如果此时登楼北望,该能看到像是漂浮在灯光之海上的市中心高楼群,像一个巨大的岛屿。

暗夜里有人在附近醉酒唱歌:“我想要知道,我想要知道⋯⋯”

就是因为想要知道太多,我才在四年前那么着急地离开你的,芝加哥。然后累到丢盔卸甲,再一次一次回到你身边。我前几天还在跟刚刚搬来这里的朋友费尽唇舌想要形容你的好,也不知是否令人信服。现在我们真的要搬走了,去到那个以知识生产为生存准则的狭小城市,那里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安家之地呢?

写到这儿雨居然真的停了。我们就这样,不说再见地告别吧。


2007年中秋夜,楼顶

5 comments:

可 said...

這張照片,似乎記錄的是眼前的燈火輝煌,卻讓人感覺到一份拍攝者內心中的靜謐。我想,如果我這樣理解不是瞎說,那麼這所城市的“好”,足以令人信服。

謝謝你分享第二段中所描述的心路歷程。對始終在“我”與“世界”的僵持與和解中掙扎的我,那是一種鼓勵。

祝你們在“新”的家有愉快的、意想不到的新生活!

Anonymous said...

新英格兰欢迎你!

H Jj said...

我很懒,回来一年多都没有更新blog.但是小兔子有一直来松土哦,感动感动。9月中回京见了趟小瑾夫妇,在湖边聊天,拨橘子。毕业后,每个人都是一番挣扎。渐渐地,我才敢回去面对逝去的时光,而剧社的孩子总是给我无限的力量。上海夜雨,好想你们俩。回来要联系我,吃好吃的,聊所有的,嗯!

kimie

H Jj said...

我很懒,回来一年多都没有更新blog.但是小兔子有一直来松土哦,感动感动。9月中回京见了趟小瑾夫妇,在湖边聊天,拨橘子。毕业后,每个人都是一番挣扎。渐渐地,我才敢回去面对逝去的时光,而剧社的孩子总是给我无限的力量。上海夜雨,好想你们俩。回来要联系我,吃好吃的,聊所有的,嗯!

kimie

eyesopen said...

在微博上看到你回北京了一趟,好想跟你们一起吃橘子。虽然都散在天涯海角,每次看到只言片语的更新也觉得亲切。

下次回上海找你把酒夜谈,一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