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12

续地图故事之一_Charlestown

时隔年余,我又开始在波士顿周边地区游走了。不过从今往后,也许都会是两个人。

查尔斯河从西向东流入海,入海口的右岸是波士顿,左岸便是查尔斯镇(Charlestown)。在河上游的后湾(Back Bay)一带还是泽国的时候,住在Cambridge的哈佛师生都要乘马向东,进入查镇的领地到达海边,再搭船前往波士顿。查镇比较靠近Cambridge的一大部分在十九世纪独立出来,变成今天的夏村(Somerville)。查镇南临查尔斯河口,北接另一条重要水道神秘河(Mystic River),原是十七世纪初清教徒定居者先选定的住址,后因河南岸水源更丰足,才有了后来的波士顿。

上个星期天,我们骑车到查镇,爬上了邦克山纪念碑(Bunker Hill Monument),经过周围民居,就像穿行在那幅被我横看竖看了很久的地图一角:


图中最左边的那座桥仍在使用,每天无数旅游者沿着自由之路(Freedom Trail)从波士顿的北区(North End)走到查镇邦克山,追思独立战争初期的关键一役。当时北美殖民地民兵在这里阻击数倍于己的职业英国军人,弹尽粮绝后撤退至Cambridge,指挥官约瑟-沃伦(Joseph Warren)阵亡。而将近三年前我曾经无聊考证出来的第二座桥就以沃伦命名(Warren Bridge),它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被改建成了一道水坝。现在竞选麻省参议员的Elizabeth Warren是不是他家后人?



查镇的建筑风格颇像灯塔山而更加亲切。十九世纪以来,这里曾经是爱尔兰移民聚居地,近年来逐渐复归中产社区。旧明信片里,人们都从河对岸望向查镇,看纪念碑还有漂亮的市政厅。如今九十三号公路从原本的市政厅广场上空横亘过河,查镇也变成了波士顿所属的一个城区。对照旧地图,中心地带的街道格局还依稀可辨。



后来我们沿着自由之路走回到波士顿北区,已经是正午,每一家意大利人开的饭馆都在放送足球比赛。四年来都没有涉足的地方又少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