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3

癸巳

年关又近。就算平时再忙,每年的这个时候总觉得还是应该写下点什么。

窗外白雪纷飞,据说这两天有百年不遇的暴雪降临,原定的出行计划只好取消。正好刚刚把一段工作暂时收尾,至少可以在家安心休息几天,看掉几本书。

去年除夕,好像是一个人在芝加哥过。某人到西岸开会,正好除夕半夜才到家,我一个人弄了一大锅饺子,好像是面团哪里出了纰漏,结果并不称意。旧年就在旅途疲倦和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愧疚中迅速逝去。彼时和此时之间,好像是经过了千回百转的一段长路。到过的地方、见到的人,记忆里都还鲜明。无数印象挨挨挤挤,却并不能构成一条鲜明的线索。只有眼看着年底收养的两只小猫,慢慢长大成仪态万方的中型猫,才感到无论时间如何流逝,至少有一种变化是温软明媚、令人开怀的。

新年里想勤写东西,哪怕只是为了不要让自己完全受制于学院书写的规训。在博客世界日渐荒芜的当下,不为了得到更多关注而坚持写作,至少是一件值得尝试的事情吧。

祝大家新年吉祥如意,平安顺遂。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