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13

红楼隔雨

红楼隔雨相望冷。--当念头不断回到这一个句子,转头望望窗外,却是一派艳阳高照。都已经四月了,怎么可能还是这么冷。

一个冬天再怎么漫长,其实末尾最难捱。加上种种琐碎的不顺--跟学校臃肿无能机构的斗争,人事关系的淡漠,以及有意无意间的相互推托与伤害。

也许这次跟某人出来开会并不是一个好的决定。逃离学校,重回DC,发现更是处处高墙深谷。无所不在的权力区隔着这里的每一寸空间,初到的时候觉得新鲜,再来却只想远离。那些不愉快的回忆或暗示,外化成幽深灰黯的地铁站、人们司空见惯的安全检查和封路戒严。我们住在一处青年旅社,附近是酒吧街笙歌夜夜。总觉得那些纵饮狂欢,一定与附近沉睡中的权力巨兽有某些相关。于是也就必须有了通往郊区高速路两边的静寂树林,树林里藏着的小城镇,小城镇上的人们定点上班、合理消费;也就必须有如潮的游客昼出夜伏,哗然而聚,哗然而散。我无法想象自己怎么能天天出入于这套地铁系统而不变得抑郁。

今天第一次到国会图书馆,也是高大的水泥墙,入口需安检。进去之后,有几分怯意地找寻注册处,却发现里面的工作人员表现出非常随意的作风,证件也没有多盘问,说话间就把手续办完了。中午到食堂吃饭,亦在地下室,设施老旧,提供朴实的炸鸡与炸鱼,有中国八十年代单位食堂的祥和气息。同样的祥和与古旧气还出现在三月中的费城之行,宾大博物馆管理之松散、装修之陈旧让人觉得亲切不少。

也许非得要进入巨兽内部,才能够理解那里的人生如何继续。然而我们如何能够选择要过何种重量与空间感的人生呢。我只知道困顿感容易让人沉溺,却不知道该从哪里获得解脱的力量,以及如何,哪怕暂时也好,不要去想。

2 comments:

Xu Chen said...

最近三藩常下点小雨,我也时不时会想起“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然后就想起你。

eyesopen said...

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