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13

29

今天是六月的倒数第二天。前几日暑热难耐,又忽然来一阵雨水,天气重新凉下来。此刻坐在朝东的卧室窗下,窗外是茂密的树冠,绿叶丛中星点小花,是清淡的金色,又有点像初泡乌龙茶的颜色。西边将落的夕阳照过来,不用去看,就知道客厅墙上一定斜斜投下一片金色光影,也许有猫在窗口眺望,也许没有。还有将近两个小时,才会暮色四合,而我在卷牍堆里抬起头来,什么都不做,只慢慢消受这一晚上的凉风,想到这里,觉得开心。

夏日的云朵很亲近人。在烈日暴雨的交替洗礼间,万物舒伸翕动,让人四肢百骸都消融,忘记自我与时间流逝的相持。多年以前,刚到这个城市的那个夏天,常常在傍晚背着吉他,到一个街旁公园去唱歌。可现在想想,那是一个周围家家户户都日落而入、关闭门窗、过着中产阶级生活的社区啊。得有多么孤闷无聊,才会干出这么二的事儿来啊。

又或者,那其实是一种还没有被周围环境同化的表现。满心里想的还是有开头没结尾的校园情怀,回到家打开的还是msn space,真称得上是畅游异国,放心吃喝。等到慢慢沉入在异国的生活,对周围空间与自我身份有了更多体认,反而更加小心起来。在不同社交网络之间,把自己的情绪抒解分拆为几个向度,并且熟稔于语言的转换。可是这么一来,究竟哪一种表达,才最接近自己的本心呢?

几年间荒废了很多东西。整理多少年没有戴过的发饰,很多当时觉得太扎眼的,现在变成太幼稚。重新捡起吉他,捡起很久没唱过的歌,发现自己的声音已有所改变。另外,也许昨日之我终于可以重新出现在记忆里,也许被宽宥,也许不会,不过没有关系。因为我们都已经走得足够远,并且还要继续走下去。


2008年夏天末尾的夕阳,science center门口

2 comments:

Xu Chen said...

哈哈,那么二的事几年前我也干过。。。。。现在在家都不怎么干了。非常非常了解你说的感觉。

eyesopen said...

hugh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