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13

独立日

算起来,上一次夏天在此地过还是五年前。当时我和BU的几个朋友,沿着人山人海的河岸,上下找寻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而不得。开玩笑说,波士顿独立日焰火,一无可看,只可看看独立日焰火之人。头顶蓝星帽、身穿红条衫、脚蹬白色旅游鞋,带好全套野餐家当去看Boston Pops爱国歌曲演唱会的群众自然是一类,看之;或秀肌肉纹身、或烟视媚行,名为看焰火实则想要被人观看、继而去酒吧彻夜狂欢的少男少女又是一类,看之;另有持三脚架、广角镜头,早早占据有利地形的摄影达人,或驾一叶轻舟,飘然而来、戛然而去的神秘人物,亦看之。至于像当时的我们那样,初来乍到,连焰火从哪儿放起都不晓得,结果糊里糊涂走错方向,到焰火腾空时视线恰好被楼挡住,只闻其声不见其形--却也其乐融融的异乡人,看到也可以大发一笑。

今年独立日,白昼苦热,天空是凝滞不流动的蓝,定睛观看,好像就能看见人间蒸腾出来的热浪冉冉上升,在高处凝成一朵朵严肃而崔嵬的小云。在云层的彼端,好像有金盔金甲的天神战斗正酣,全忘了人间的祸福。在这样的天气里,还能精神十足工作的人(比如hb),则近乎于神。而余下的凡人,一场煎熬过后,也不会白日飞升,也不会成蝶,还是那个沉重肉身。因为国庆节,店铺都闭门歇业,我在空调劲吹的楼里闭锁一天,又觉得身体酸重。傍晚回到家,推开门一股热浪,两只猫都趴着不动。我也顺势放下包,坐倒在地板上,靠着书柜就睡着了。

晚上又回到hb实验室。两个人守在空空荡荡的顶楼,跟值班的巴基斯坦保安一起等着看焰火。我问hb说,为什么现在很难像几年前那样开心起来,又为什么会常觉得孤独。潜意识里,我不喜欢看到我们的将来被闭锁在这样一个充满了仪器、术语和无菌间的地方,人与人争竞着去分析与阐释一小部分自然世界。hb说,是不是这种隔绝,正是置身于大洋这一侧的一种礼物,让人只得不遗余力地沉潜到眼前所做的事情本身上面去。若某年回乡之后,或许最想念的,也就是这冗长而纯粹的孤独。话没说完,焰火已经腾空而起,绽放出层层叠叠的幻彩。我们两个和巴基斯坦保安,都不约而同用英文喃喃自语:真美啊。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