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0/14

致友人信

按:这段文字是回复一位友人来信关于“科学史和科学本身的关系,了解历史能对当下发生的科学研究有什么用”的疑问。

==========
某某:

你好,抱歉拖了这么久才回信。你的问题很重要,也有很多种回答的方法(历史与当下的关系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我提供如下几种,供你参考:

1、科学史成为一个学科最初,是在二十世纪上半叶。其创始者如George Sarton是抱着记录与追溯人类智慧起源于不同文明,最终“百川归海”成为现代科学,并将不断进步,指向人类共同的美好未来。当时科学史的从业者包括一小部分熟谙古典文献的史学家,更重要的是无数具有良好人文教养的科学家与医生,业余对本学科的远近渊源进行考究与讨论。并不意外的是,这一时期的科学史关注点多从人们对当下科学的认识出发,去判断什么样的思想、成就或方法学是最为”进步“的。对于狭义上的专业科学家群体而言,不断推进自己学科的进展(或创立新的子学科),必然伴随着对历史的重写,原来的主流变为枝节,原本的异端成为主流。这一点到现在还是没有变,如果留心,在任何一个学科内部,甚至最新发表的文章前言里,都可以看到历史性的论断。因为历史性的论断即是价值性的论断(什么值得被讲述,什么应该被忘记)。搭对了台才好唱戏。

由于这一类型的科学史被赋予了衡量人类文明进步性的光环,因此其隐含的政治判断亦无法脱离当时风行世界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假设从希腊到近代西欧/北美构成的“西方”是人类科学文明的渊薮。同样,也并不奇怪,有心人会对这一预设背后的霸权意识进行反思与批判。中国读者比较熟悉的李约瑟,就是在这一时期从一位胚胎学家出于兴趣开始钻研中国科学技术史,并向世界证明,中国科技文明不容忽视,同样是汇入现代科学海洋的重要河流之一。事实上,哈佛大学科学史第一位毕业的博士生是在Sarton指导下进行对于中古阿拉伯世界科学文明的研究,但他的工作后来湮没在为西方文明优越性背书的时代背景里。

2、如果要推荐一本入门读物,大概十个科学史学者中有九个会推荐Thomas Kuhn的《科学革命的结构》(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中文世界对他的介绍也颇多,但还是推荐读原著,薄薄一本,语言并不难懂,尤其是科学从业者。简单来说,从库恩此书以降,科学史再也没有办法把两千年的文明看作是一条由黑暗到光明的进步之路,而是意识到,科学革命的本质其实是不可通约(incommensurable)的知识“范式”(paradigm)之间的转化,新的范式并不一定比旧的更理性,只是在旧范式下普通知识积累(normal science)到一定程度,某些异常的现象(anomaly)再也无法与旧范式共存,而新范式一旦建立后,会重复这一过程。美国当下的研究生院自然科学训练几乎完全不注重人文与科学哲学的素养,只问“产出”,固然是“大科学”时代的特征,但作为个人而言,追问自己工作“到底在做什么”仍然是有必要和有帮助的。为什么本领域中某些文章特别重要?我所做的工作与当下的范式之间有什么关系,我是否观察到一些现象可能挑战它?

说到底,库恩式的科学史与科学哲学提醒科学家注意预设范式(paradigm)与假设(hypothesis)的区别,因具体的可证明或证伪的假设总是在一定范式之下才成为可能的。另外,它邀请在常规知识积累中日夜劳作的科学家,不要忘记你们每个人都是思考的主体。只有对经验(experience)的阐释(interpretation)及其背后观念架构足够敏感的科学家,才是一个真正的好学者。

3、最后,说到我读博士期间所经历的、作为一个人文学科的科学史在北美当下的情况。库恩的理论在解释科学革命内部的结构性逻辑之外,也极大地冲击了原本分隔“科学”与“非科学”历史的界别。如果某一特定的科学范式也左右着人们的宇宙观、世界观与对人自身的认识,那么它是否会进一步显现为文化的表达,驱动经济交换与政治诉求?反过来说,当我们把历史上的科学家看作是宽泛意义上思想文化史的行动主体,那么能不能透过他们自身的成长经历、交游与政治理念,来更好地理解他们所创造的知识?这就要求科学史与一般历史之间产生越来越多的交联与互动。一方面,它呼应了人文研究对人性的不断追问,将认知与知识传播的过程越来越多地放在历史场景中去刻画;另一方面,它试图跨越今天科技与人文隔阂的鸿沟,让读者看到,看似冷冰冰、高度专业化的科学技术,其实离不开文化性的塑造,以及人性的闪光与灰暗。

在此意义上,虽然我认为目前对科学史的文化阐释(以及将科学应用于一般历史解释)有其自身的局限和问题,但总的来说,这样的科学史仍值得大力向中文读者圈进行翻译与介绍。因为大部分中文读者心目中的科学史,仍没有摆脱科学界光荣榜与八卦(八卦与光荣榜其实互为表里)的陈旧印象,近年来或许还添加了一些举着前现代旗号、进行反科学文化批判的声音。但我希望说明的一点是,有非常多优秀的科学史研究,能够告诉我们,无论是科学从业者还是普通大众,都在参与和塑造着科学的历史,古今中外都是如此。而积极的阅读和思考,可以让我们更加明白,科学作为一种职业选择、政治力量与文化泉源在我们今天的生活中是如何运作的,而不是盲目地去崇拜或攻击它。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希望多少有一点帮助。我可能会把它顺便贴到自己的博客里,希望你不介意。

祝新工作顺利!

1 comment:

假如_爱有天意 said...

特别喜欢第二段,要读下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