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4/14

夜游

那一晚夜游园。住惯了城市街巷,踏出家门几步之外,被突如其来的寂静震慑住。细听之下,也不是完全静:天上密云,不远处有轻雷。树木丛中秋虫唧唧,树上传来有节奏的吱吱声,说难道是松鼠在捣鬼。沿路两旁全是疏疏落落的大宅院,都无人声,亦少灯火,唯有车辆不时悄然驶过。某人的拖鞋不合脚,踢踢踏踏,反倒令人安心。

走进校园,头顶上的声音愈发壮阔,从高耸峭拔的树上,如潮水般涌来。才意识到那一定是蝉,黑夜中的黑衣卫士,守护着沉睡的楼阁与园林。可为何我们之外,半个人影也无?

白绣球花、蓝矢车菊与浅红色蜀葵在花圃里盛开。四周高树环抱。我们走在沙地上,心里有一种久违的温柔,好像大学时在湖边石舫船头,听若有若无的水波声。

在白天,这片校园并不假辞色,只顾沉浸在自己精心饰就的壮丽里。正是衔山抱水建来精,多少工夫筑始成。初来的人,不知深浅,弄到一辆单车,就一路飞驰下山到校园的另一头。等到想要回来的时候,发现有些小路想要骑上山,还不如扛起车来走路。

然而在晚间,尽可以想象自己是走在幻境里。灯火通明的大图书馆,里面踱步出来的不知道是哪一年毕业的校友。整修工程期间,在墙缝里发现建筑工人的旧酒瓶、学生恶作剧叠的千纸鹤,以及一位哲学系教授关于时空旅行者无法改变现实的手稿。你无法期待自己的记忆是否有一天,会以某个字号或字体的文字,成为这片园林的一份装点。但年复一年春夏之际,穿着橙色与黑色吉服的返校人海中,一定有不少人,只是想重温一下这样的夜晚,那当年曾为之心醉神迷的魔力。

弓箭街许诺人现世荣耀。而这里则是有力者所刻意塑造的、漂浮在尘世生活之上的梦境。

好在树与蝉并不知道人的心思。只是在夏末秋初,努力践行他们盛大的告别出演。

 

photo 3

1 comment:

Xu Chen said...

好久没去弓箭街,原来搬家了:) 大观园翻译的好!
被你这么一说,很想念那种"久违的温柔".非常想念.羡慕你们.
还有,"吉服"这个说法好好玩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