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14

10/15

回到三個星期之前,提前送某人去車站,心境一片澄明。好像對一個人的愛這件事,一旦抽離了日常生活,反而能夠在送行與臨別的過程中得到強烈的印證。抽象的人物設定,變成具有實在重量的物體,像一個大蘋果,可以捧在手裡。

然後大概可以支撐自己度過一個星期。

沒有他者存在的生活,懼怕的無非是陷入枯坐,同時慾念叢生。是不知道要如何與外在的世界重新建立連結,而查看郵件或社交網絡並不算。

窗外的美麗秋光,讓我想起小時候巨大拼圖裡面的外國風景畫。現在我真的生活在這裡,一個人。

在這樣的時刻,好像逃回到十八世紀去,反而是最為保險的選擇。

讓我好奇和想要瞭解的他者,是生活在另一個飄搖“盛世”,透過筆仙降神和談論鬼狐來碰觸永恆的普通人麼?

1 comment:

Yilin said...

喜欢你的大观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