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15

5/18 低昂相映出浩態

《甌北集》卷十五,收戊子十二月至己丑六月詩作,是年(1769)趙翼43歲,奉召從廣西鎮安府任上至清兵征緬甸軍前贊畫。《清史稿》傳中,將趙翼為阿桂謀劃進兵路線的功勞大書一筆,而詩作中留下的軍旅生活,卻和邊塞詩的傳統套路若即若離:

《連日無蔬菜至平戞買的蘿蔔大喜過望而紀以詩》

《錢充齋觀察遠餉永昌麵作餅大嚼詩以誌惠》

還有「平明出尋旅店餐,虎爪攫門深數寸」這樣生動的細節刻劃。

在騰越,趙翼與友人得以一遊當地的杜鵑花園,「沿池環列十萬樹,無一雜樹參其間」。在花海面前,人顯得渺小,且季節與中土迥異,全然無法調動感時傷懷的情緒。於是,趙翼的描寫是這樣的:

「是日花姿正怒發,濃妝絕弗作可憐。低昂相映出浩態,爛漫不怕春風顛。」

花的姿態,不是為了供人玩賞,而是在適當的季節和水土生長、爛漫,然後凋謝。作為觀看者的人,在這樣的花海之前是會生出一點敬畏之心,但又並非不親近:

「但覺花光高出花頭四五尺,照人不覺紅兩顴。」

我覺得這個人的筆是誠實的。

======

從四月中旬以來,連續準備了三四個報告。從現在開始,終於可以坐下來好好寫一點東西。同時,夏天的計劃也逐漸有了眉目。郵購了新的游泳衣,把薄衣服從箱子裏拿出來,某人也買了新的風扇。

去國九年。已經忘了為什麼要為春光易逝而傷懷。

1 comment:

Bin He said...

粗读,误以为虎爪指江南一种小吃,细看应当不是,不过仍不甚解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