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5

6/25 31

今年波士顿的夏天还算好过。六月过完,都没有出现难耐的持续热浪,相反倒是每过几天,就会有暴雨过境,气温骤降至十度左右,需要穿长袖长裤才能出门。到处可见蓝色的绣球花,在阴雨的天气里似乎比艳阳下更见精神。鲜艳的月季虽然盛开,反而觉得不如往年夺目。

今年的另一个变化,是怀着另一个小生命度过了自己的生日。六月初去做检查,大致判断性别的那天,是万里无云的晴空。从医院楼里出来,闭着眼睛晒一会太阳,心中亦喜亦忧。从那之后便渐渐感到明显的胎动,开始去游泳,开始在心里放下一个具体而微的小人。夏末秋初,就会搬到一个新家去等待她出生。

想起去年大概这个时候,到西海岸去看飞飞,那时还对为人父母毫无概念。更没有料到这一旅程会和另外两个挚友几乎同时起步。二零零六年的芝加哥,我们在宁子的小公寓里聚会包饺子,外面瓢泼大雨。转眼十年过去。下次再聚,身边该就各自都多了个活蹦乱跳的小家伙吧。

1 comment:

cocopido said...

恭喜啊恭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