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3/15

08/13 汎此忘忧物

再过三个晚上,又要搬家了。算起来,是到这个国家第九年,在两个城市各自搬了四五回家,要算在这幢旧宅顶楼居住的时间最长,前后整整四年。今天早上,站在巷口,考虑要到左边还是右边的街上买咖啡,意识到以后大概再没有这么多踱步可达的熟悉店铺,觉得兴味索然。另外一方面,大概也不会有再有那么多时间一个人出门闲晃。

去年夏天,是搬一部分东西到新的城市,开始工作。今年夏天,却回到旧地,再用一年的时间,向学生时代致以最后一段告别。已经开始感到不想频繁出入于学校中心,被种种熟悉的景象提醒自己曾经经历或可能经历的种种人物关系。所以离开远一点也好。

扔掉了拉丁文单词卡片,因为以后如果想要再学,仍然需要自己重新下功夫。卖掉了五六年前购买、却一直没看的文学读物,因为后面五六年内大概也不会再读。新的学校美术馆开门了,还可凭本地居民的身份免费入场。图书馆员见面似曾相识,却也似乎不愿意再多和我寒暄。人大概总是不乐于被提醒过去时光的复杂性。

最近在清静的夏夜里,经常想要饮酒。不是为了对抗明确的医学建议,而是很久没有能够忘忧,于是想也许喝点酒会有帮助。一切平静都是暂时的,苦痛太容易被忘却。暗夜里不留神睁开眼,大洋彼端正浓雾弥漫、火光烛天。

IMG_1987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