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15

6/18 旧帖一则

五月底某人来看我,开车出去郊游。离开学校不远,就是茫茫的郊野,还未长出庄稼的农场。继续走,渐有起伏的山峦,路在林中蜿蜒,偶见一个白白的邮筒,就知道侧畔有人家。

路上停下车,救了一只爬在路中间的乌龟。从后视镜里看见某人跑过去,捡起乌龟,招手示意对面开过来的卡车停下,跟司机交谈两句,然后兴冲冲捧着乌龟回来了。

那龟比手掌大,不知几岁。过一会儿渐渐在仪表盘上方爬来爬去,伸出头看着窗外。我们继续往前开,开到一条小溪,说不如就把它放在这儿吧。路窄,怕挡别人,就把车开上了路肩。没想到车身一沉,陷进了松软的湿泥里。先放走了乌龟,试着开动车轮,因为不是四轮驱动,只会越陷越深。那地方临近一条小河沟,地势低洼,蚊蝇出没,甚是恼人。钻回车里,说没办法只能打电话叫911急救了。

山路僻静,我们往上风头走一走,可闻到野花香。来往的车辆稀少,偶有人看到我们受困停下来询问,也只能抱歉地表示无能为力。谁知又过了不久便有一辆车子经过,里面开车的是个少年,旁边坐着的中年女子大概是他母亲。车子停下,后排出来了爸爸,模样质朴的大叔--并不多话,叉着手看了看我们的车,便问我们有没有驾照。看过之后,点头说可以帮忙,和儿子耳语几句掉头开了回去。再回来的时候,爸爸开着小型拖拉机,儿子仍是开车带着妈妈跟在后面。到了跟前,父子俩便从拖拉机上卸下一条带钩铁链,有人手臂般粗,指点某人将钩子钩在我们车上,然后他开动拖拉机缓缓拖动,我们也在车里挂上倒车档,轻轻踩动油门,车子便悄无声息从泥坑里退了出来。再三谢过这一家人,他们便沿来路回去了。

有时候会想,这一家人不知是不是那只乌龟请来/变出来/变成的/来救我们的。

好运气也无法预料,坏运气也是。人总是倾向于记得一些难以解释的瞬间;芳香与浊臭,救人与自救,境遇转换如反掌。令人感喟。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