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16

06/29 六月在夏天又去了海邊

生日那天,一家三人開車去了名為「海邊曼徹斯特」(Manchester-by-the-Sea)的小鎮,鎮上守著一片美麗的「唱歌的沙灘」(The Singing Beach)。穿著橙色背心的救生員都是本地的青年,在人未聚集起來之前,自己先拿著衝浪板,在涼涼的浪裏浮游嬉戲。

似乎從去年秋天開始就一直在渴念大海。想念站在岸邊,遠望茫無際涯的海面,而潮水有信,夕漲朝落,周圍是城市也好、荒野也好。

受陳昇的歌浸染太深,這句不知所云的歌詞,竟然成為了一個每年的念想。「因為要記住你的模樣」。好像要面對一個闊大、豐富而遙遠的存在,才能印證初心,才能照見以往許許多多個六月裏的自己。也好像就此可以把一些有形無形的重負,就這麼輕輕地留在海邊,然後離去繼續生活,等到下一次在另一個岸邊來收起漂流瓶。

鎮上有家令人驚喜的舊書店,叫做「曼徹斯特書邊」(Manchester by the Book)。花四美元收了一本艾略特的《四個四重奏》。看了他們的網頁,冬天店門口大雪紛飛的樣子,忽然覺得很迷人。想要等到老去的時候,也找個地方開一家類似的舊書店,然後雇一個眼神光亮的年輕人幫忙看店。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