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18

柏林第一周

先简单记一下每天的日常生活。

早上六点四十闹钟,七点左右起床。用住处的雀巢Nespresso机器煮咖啡(每次一个小的铝箔包装capsule。上周到旁边百货大楼,在花团锦簇的店面里上下找了十几分钟才找到Nespresso专卖店,上去就说只想买咖啡,种类口味不挑,最后装走十匣/一百个,三十七欧元),烤两片全麦面包,吃一个煮好的鸡蛋,面包抹果酱,或蛋黄酱配酸菜Sauerkraut(这次居然开始能够欣赏这种土产特别的味道)。

楼下的单元房装修,工人每周周中大概从上午九点钟开始施工,下午五点多才收工。因此无法在住处工作,通常在八点钟左右(下周希望能更早)出门下地铁。在地铁站里和车上(通常有座位)读小说,Amitav Ghosh, 很容易二十分钟就过去。下地铁换乘摆渡巴士,车身摇晃不能看书,因此就看风景晃过最后四站。下车走路十分钟到研究所,把大衣挂好,查一下系所邮件,泡一杯茶,就拿上手提电脑到楼下图书馆自己的桌子上工作。上周四,馆际互借的第一批中文书悄然到达。使用二十五分钟一次的定时提醒软件,顺利的情况下可以工作三到四个模块,然后上楼休息。十一点左右走路去健身俱乐部,或跑步,或游泳,或做简单的器械训练,十二点半出来买午饭,或回研究所找同事吃饭。

下午每周都有至少一两次的例会和读书会,或约人见面讨论。如果幸运的话,可以再做两个模块的工作。上周比较恣意,五天里去旁边咖啡馆吃过两次蛋糕(研究所旁边就有个不错的法式糕点店真好)。通常希望六点以前可以离开办公室回家,或出外约人吃饭。过去五天里约了两场晚饭,略有一些疲惫。

地铁站附近有两个超市,其中一个卖亚洲食物。为了避免浪费,以及节省时间,尽量一周只各去一次,形成规律。然而习惯了晚餐低碳饮食,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买米。比如今天晚上,吃一大碗色拉,里面放了烤好的甜菜片,加上煎两三根小香肠,烤一片面包,就觉得很满足。

周末现在看来还是应该把电脑带回家。通常周六早上购物,周日起来打扫房间,洗衣服,然后每天安排一两个聚会,回家时间不晚过九点。上个周末去看了电影《黑豹》和一个国立博物馆,去吃一顿越南菜,加一顿在朋友家蹭吃到的牛尾汤。昨天和今天,则是一个小聚会、一个前卫博物馆(Feuerle Collection)、蹭到另一顿饭,以及在本年第一个晴朗温和的春日天气,公园里一场阔别多年的长谈。

但即使这样,仍然会感到是在借来的时间里权作欢颜。没有办法去衡量,再多的重聚是否能够值得某一种分离。在更大的尺度上也是。有时候想想四十岁就在夜空的彼端,几乎可以望见,也很确定似乎知道彼时的位置。但从此刻如何到那里去,却是无可捉摸的。



7 comments:

onegrid said...

某人天天早上都要吃sauerkraut,后来我意识到是因为这个像东北激酸菜……

Unknow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Anonymous said...

離四十歲還早著呢(還有讀一個博士學位的時間)!相信你每一步都會有新的成果與收穫!

@onegrid 哈哈哈哈

eyesopen said...

我在吃酸菜的時候也想到東北菜和某人,這回被證實了:D

said...

hug~~

Xu Chen said...

1. Sauerkraut就是约等于东北酸菜,我们在Madison就发现了。平行进化出来的:)
2. 车上太晃可以听有声书。我最近养成了一边做实验一边听的习惯,还不错。
3. 我整了一个French press,把咖啡粉当茶泡,也还不错。

(我为啥写得这么像protocol...)

Xu Chen said...

还有,我最近也经常想哎呀这就要30中旬了,离40岁不远了。。。